您当前的位置:主页 > 王中王一马中特 > 正文

抢先试读:电视剧《突围》原著小说《人民的财产

  1. 添加时间:2022-02-02
  2. 文章来源:未知
  3. 添加者:admin
  4. 阅读次数:

  一九三五年夏秋之交,京州的形势严峻起来,省委书记兼军工委书记刘必诚落入敌手,旋即判了死刑。党组织指示我紧急营救。我为筹措营救资金,被迫将自家祖屋廉价卖给了他人。

  我忘不了那个夜晚。大雨倾盆,霹雳滚滚,连续不断,像一颗颗炸弹在头顶上炸响。买家怕我反悔,催我连夜交割。他五根金条买下我五间正屋、六间厢房,还有偌大一个院子,不到市价的一半。我急需救命钱,当即交出房契,揣上金条,匆匆告别了祖上留下的房产。

  院门口有一株古槐,也不知多少年份了,树冠如巨伞,荫蔽半条街。当我在暴雨中回望祖屋最后一眼时,一个火球落下,竟生生地劈断了碗口粗的一根枝干!我一个激灵,急忙登上阿宝的黄包车。

  阿宝是地下交通站成员,他拉着我一路飞奔来到李乔治家。李乔治见面就埋怨,说是执法处陈处长刚来电话,话讲得很绝,救人要趁早,过时不候,而且定金不退!我忙把五根金条从怀里掏了出来,塞到他手里,催他快走。阿宝又拉着黄包车,把李乔治送往陈处长家。

  这五根金条是陈处长突然加价,逼着我拿出来的。原来讲好五根金条捞人,李乔治已经送给他了。可他撬开一个叛徒的嘴巴,得知刘必诚是大人物,立马翻倍要十根金条,此前送上的五根金条就成了所谓定金!这就有了我夜卖祖屋的一幕。和现在年轻人的想象不同,人落在手中也不一定个个牺牲,其中还是有操作空间的。反动派的官员腐朽没落,贪赃枉法,把空间留下了。为营救同志,我们地下党组织总是不惜代价、千方百计地筹钱捞人。这就催生了李乔治这样的政治掮客。

  说起李乔治这个人,在当时的京州可是鼎鼎有名。他什么生意都做,什么人都认识。尤为令人惊叹的是他与政界、军队的关系,他虽登不了人家的大雅之堂,但总能七拐弯八抹角地从后门钻进去。他的敲门砖就是金钱。用今天的话来说,他是一个行贿高手。营救刘必诚书记,就是他和警备司令部陈处长秘密谈妥的生意。

  我不放心啊,探询这陈处长怎么才能把这么一个重要的政治犯从枪口下救出来?李乔治向我透露了一些细节。原来执法处长还有一个搭档,就是行刑队长刘定国。他们拟李代桃僵,让一个关在监狱里等死的鸦片烟鬼顶替刘必诚。行刑时,把这稀里糊涂的家伙枪毙掉,刘必诚就躲在监狱买菜的货车上,混出大门。这计划听上去无懈可击。

  时间一分一秒地过去,我在李乔治家一边喝茶一边等消息。刘必诚是我的领导,我们又是共事多年的好兄弟。在这关键时刻,我的心都吊在嗓子眼儿上。比预期的时间短许多,阿宝独自跑回来了,气喘吁吁地报告一个坏消息:陈处长的小楼被军警团团包围,正在抄家!李乔治没敢去送金条,顺小胡同溜走了,要我也赶快离开京州避风头。

  这时我哪能离开京州啊,李乔治揣着我给他的这五根金条跑路了,刘必诚生死未卜,我一定要找到李乔治,问清情况,再想办法!

  李乔治家不敢待了,我就一次一次到一个名叫“老地方”的茶楼找他——那是我往日和他接头之处。过了八天,李乔治拿了一份《扫荡报》晃晃悠悠来到我的茶桌旁坐下了。最危险的时刻过去了,他显得坦然放松。在我急促催问下,他把那夜发生的事情讲了一遍——

  问题出在刘定国身上。这位行刑队长可能因分赃不均,或者他本来就是卧底的蓝衣社特务,向警备司令部告了密。陈处长被捕,被连夜抄家。刘必诚都坐着货车到监狱大门口了,功亏一篑,被等在门岗的军警抓获。黎明时分,刘必诚被执行枪决,面对初起的曙光英勇就义。

  陈处长也被枪毙了。他家小楼藏着大量美钞、珠宝,警备司令部孙司令本可以捞一票大实惠,可是一幕黑色喜剧上演了。三个负责押送赃物的军警在警车里发起了一场抓宝游戏,面对邮袋里的金条、钻石、珍珠、美钞,他们垂涎欲滴,商定一人抓一把,都发点小财。可人性的贪婪怎么止得住呢?抓了一把就有第二把、第三把,最后三人一合计,得,干脆全分了吧!分完赃,三人跳下警车,分头逃了。

  我问起卖祖屋的五根金条,李乔治从包里取出金条归还于我。我拿出一根金条推到他面前,这是当时说好的酬劳。李乔治竟不收,动容地对我说:我不能拿朱先生你卖祖屋的钱啊!的同志们瓜分赃物雨夜奔逃,你朱先生贱卖祖屋救自己的同志,了不起……

  我带着失而复得的五根金条到上海向党组织报到,嗣后按照党的领导同志的指示,以这五根金条做资本,创办了党营工商业上海福记中西货贸易公司,为我党筹措经费。有关领导为福记公司规定了秘密工作原则:不和上海及各地党组织发生联系,做好生意,广交朋友。

  公司开在租界摩斯路一个不起眼的角落。令我没想到的是,开张那天李乔治擎着一束鲜花出现在铺子里。他是如何准确地找到这个地方的呢?李乔治神秘地笑道:我上交天上神仙,下结地下小鬼,人世间的事情哪有逃得过我眼睛的?原来,他又和京州新任缉私处长勾搭在一起了,从京州海关搞了一批走俏的西药,要卖给我们福记公司。

  开张大吉,我从李乔治手里买了一批消治龙,很快销售一空。有了这个鬼精掮客,加上我在上海本来就有小开的名声,各路关系都很好,上海福记就迅速发展起来。最终成就了今天这个大型国企集团。

  历史总有吊诡之处。一个貌似强大的政权,最终溃败于自身的腐烂。而上海福记的诞生发展,竟是踩着的腐败一步步走过来的。我卖祖屋的金条犹如一颗种子,在腐土中生长成了一棵参天大树……

  当中福集团领导们突然中断展览审查,匆忙离去时,齐本安并不知道数千里外的京州中福有位叫田园的纪委书记,从十八层楼跃身而下,自杀身亡了!齐本安更不知道,就在那一刻,他的命运改变了……

  那是二〇一五年九月初的一天。北京天气晴好,阳光灿烂,雾霾远遁。齐本安情绪饱满地向领导们汇报布展的准备工作。当年的上海福记从租界内的一个小铺子,成长为今天这个覆盖能源电力、金融地产、商业企业的跨国集团公司,堪称奇迹。按领导安排,展览馆展厅大堂前已经竖起了倒计时牌,提醒人们这一大型国企八十华诞的临近。

  偏在这一天,老婆范家慧进京,让齐本安陷入窘境。老婆天生是大人物,再小的事都能办出大气魄来。给儿子的新老师送个礼,搞点小腐败,也把她张扬得不行,一下飞机就发信息让他速归。他是文宣总监,正忙着,咋归?便瞅空回复:正接待领导,等着吧!老婆便打电话,齐本安看一眼来电显示马上按掉。老婆不依不饶,一遍又一遍把电话打进来。齐本安手机揣在怀里,就像揣了一颗危险的炸弹。

  董事长林满江巡视展线,独自走在前面,和齐本安及其随从人员保持着半步至一步的距离。领导兴致勃勃,指出问题,发布指示:……本安,云南战时展这部分实物不够啊,怎么连一辆四十年代的道奇车都没有?你说老同志朱道奇能答应喽?朱道奇可是生在道奇车上的!

  林满江把手指伸在空中画了个圆:给你一个建议,到缅甸去找找看吧,几年前我在仰光谈项目,在仰光街头见到过这种美国老爷车。

  你们家老范?林满江讥笑起来,齐本安啊齐本安,我是不是早就警告过你?找个小媳妇够你伺候的!接吧,免得回去挨骂跪搓板!

  林满江驻足站下,呵呵笑着,指点着齐本安,对身边的陪同人员戏谑说:哎,谁说我们齐总监怕老婆啊?没有的事嘛!大家都要向他学习,哪怕回家挨骂跪搓板,也得全心全意做好自己的本职工作!

  就在这时,张继英接到一个电话。齐本安事后才知道,这个电话来自京州中福公司,报告了京州中福纪委书记田园的死讯。不过当时齐本安并不知道。张继英和京州那边通话时,他的注意力全在大领导林满江身上,生怕再被林满江抓住什么茬子虐他。更怕口袋里面的手机再度爆响,被老婆隔空喊话。齐本安正提心吊胆、高度警惕时,张继英已经接完电话,神色凝重地合上手机,匆匆走到林满江面前耳语了几句。

  齐本安不知道发生了啥变化:别呀,林董,好不容易等到你,我们文宣部还要向你和张书记汇报呢,你别理睬老范,我关机就是……

  领导一走,齐本安就急忙回了家。进门一个踉跄,差点儿栽倒在老婆范家慧面前。范家慧大大咧咧坐在沙发上,跷着二郎腿,粉红色的底裤露出半截,明明庸俗不堪,甚或带有某种色情和挑逗,却非要显得风趣无比的样子:哎哟,老公,看把你客气的!不必跪拜了,平身吧!齐本安抹着额头上的汗水,气急败坏说:老范,我警告你,上班时间不要和我开这种无聊的玩笑!你知道今天是啥场合?啥日子?

  范家慧“哼”了一声:啥日子都和你无关!你就一文宣文案,说起来是总监,实际上就吹鼓手一枚,人家有你过年,没你过节……

  范家慧从沙发上站起来,走到礼品跟前:说事!齐本安,你看看你买的这些东西,加在一起也没一千块吧?能好意思送给你儿子的老师吗?你就当真这么不求上进,要做一辈子的小气鬼子了吗?你说!

  齐本安道:我说啥说?你安排我买礼品,又没让我买钻石珠宝!再说,你是知道我的,我反对搞腐败!哪怕是小腐败我也反对搞……

  范家慧气了:反对腐败也不能拿孩子的前途开玩笑!按范家慧的说法,儿子跟齐本安一个德行,完蛋分子一枚,没点小腐败,人家老师不尽心。齐本安心疼钱财,就主张崇高,要老婆相信崇高。范家慧满脸讥讽说:人家替你办了事,你还装崇高,不是故意占人家的便宜吗?!

  齐本安比老婆大十三岁,老婆年轻漂亮,他自然宠爱娇惯。一来二去,老婆逐渐上位,就成了一家霸主,弄得他浑身都是软肋。老婆拿捏有方,最终把他捏成了一枚软蛋。齐本安还欲畅谈反腐,范家慧却不愿听了,柳眉倒竖,一声断喝:住嘴,我定下的事你就别啰唆了!

  一个悦耳的女中音久久萦绕,让齐本安好半天没回过神来——本安同志啊,你的岗位要动一动了,回你的大本营京州去吧,做京州中福公司的董事长、党委书记!齐本安惶恐起来:哎,这怎么回事?林董上午不是还要让我到缅甸找道奇车的吗?张继英说:道奇车让别人去找吧,你有新任务了!哎,你在听吗?

  张继英副书记在电话里告诉齐本安,下午三点,林满江要代表集团党组和他谈话。要求他必须在两点半钟之前赶到集团人事部等候。

  范家慧意识到了什么,悄然走过来,不无夸张地盯着齐本安看。齐本安一下子醒过神来,开始反攻:老范,你看什么看?我不是和我儿子一样,这辈子都完蛋了吗?瞧,京州中福董事长、党委书记!老范,这可不是吹鼓手,也不是啥尾巴了,这可是一方诸侯,知道不?

  范家慧没有一点替他高兴的意思,他一诸侯,预定的家庭计划就完蛋了!本来儿子来北京国际学校上学,在《京州日报》做社长兼总编的范家慧也准备调过来和爷儿俩会师,都要看房买房了,这下子倒好,夫妻双双回京州。范家慧立即表示反对,要去找林满江:他搞什么搞,这不是把你架在火上烤吗?!

  不管老婆怎么说,齐本安依然很兴奋。平日他习惯午睡,今天不睡了,站在阳台上久久凝视梧桐树。马路旁的梧桐树枝叶繁茂,树冠堆在阳台前,巴掌般的树叶可劲儿鼓荡,耳边仿佛响起了潮水似的掌声,这就让他想起了一首挺喜欢的老歌《掌声响起来》:孤独站在这舞台,听到掌声响起来,我的心中有无限感慨……

  一时间,风挺大的,树冠摇曳晃动,阳光透过树叶洒向人行道,弄乱了一地花影。

  夏末秋初,风里有了些凉意。但齐本安不觉得,他周身的血热着呢!他长期在文宣部工作,即便下放地方公司,也只任过二把手、三把手,从没担任过一把手,被称作“千年老二”。齐本安表面上说,老二挺好,省心。其实内心渴望当一把手,当老范所说的鸡头,哪怕一次也好。他想干事,干大事,需要一个属于自己的舞台。现在好了,舞台就在眼前,好戏即将开场,这一次掌声也该为他响起来了……

  迎宾大道从机场直达市内繁华中心地段,是京州的门面。李达康很重视这个门面,常把一句话挂在嘴边:外地来宾朋友只要踏上迎宾大道,就得叫他把精气神一下子提起来!省城发展日新月异,过去的设计已经落伍,迎宾大道嫌窄了。于是,年初启动的迎宾大道拓宽工程成为京州的头等大事,市长吴雄飞亲自挂帅任总指挥,市委书记李达康幕后督军出任总政委,争分夺秒、追星赶月地改造这条中心大道。

  然而,修建到少年宫路段时,因为工人操作不当,挖断了燃气管道,遇到明火,引起大爆炸,七人死亡,三百余人受伤。这起重大事故史所罕见,全国震动。重灾区正是京州中福的老住宅区——矿工新村。矿工新村在迎宾大道旁边,距爆炸点只有十六米。因为周边被华丽的广告牌紧紧包裹着,谁也没注意里面大片癞疥似的危房旧房。一声爆炸,造成了上百间危房倒塌,无数人家的玻璃窗震裂崩飞……

  对李达康来说,大爆炸还不可避免地炸出了一个政治窟窿——这片棚户区为何久不拆迁?长年用高大美丽的广告牌围挡起来,究竟是糊弄谁?另外,京州中福早就交给市里五亿协改资金,专项用于矿工新村的动迁,现在也没了——纪委书记易学习前天刚汇报过的,是原副市长丁义珍作祟!这个腐败分子把这笔钱又拨回了京州中福……

  李达康整个人被架在火上烤,明里暗里,各种矛头都指向他。爆炸现场离市少年宫不远,事故发生时已被他免职的区长孙连城,正带领孩子们看天文望远镜。事故中孙连城连续救出几名孩子,自己负伤住了院,成了京州的大英雄。李达康亲问,带着花篮去看他,孙连城不理不睬。吴雄飞市长去看望,孙连城殷勤客气,受宠若惊,还说了他不少坏话。那次懒政学习班后,被李达康降职免职的一批干部都成了李达康的死敌。大爆炸后,这些人都活跃起来了,据说,孙连城的病房已经成了第二纪委,凡是对李达康有意见的人都往那儿跑。

  市长吴雄飞表面上唯唯诺诺,暗地里把黑锅往李达康身上甩:若不是强势书记催命鬼似的催,怎么会出现这种野蛮施工呢?不就是赶工期吗?吴市长被逼得晕头转向了,事故责任怎么能记在他的账上?

  纪委书记易学习也不是省油灯,出事后就打电话给李达康,说要深挖根子。挖什么挖?该不是挖墙脚吧?李达康和易学习早年曾在县上搭过班子,易学习任县委书记,算是李达康的老班长。调到京州任职后,地位变了,老班长成了李达康的下级,下级多次批评上级搞一言堂,权力不愿接受监督,现在出了这么大事,易学习怎能轻易放过?

  然而,四面楚歌中的李达康并不气馁,依然保持着强硬作风,在市委常委扩大会议上,发表了措辞严厉的讲话。他首先做了检讨,声明:京州发生这么大的灾难事故,他负有不可推卸的责任,不论中央和省委给什么处分,他都毫无怨言。接下来,就是指责和批评——

  ……但是,同志们,你们有没有责任?矿工新村棚户区改造五年前就提上了日程,二〇一〇年京州市要干的三十件大事中,第十件就是矿工新村改造。在我记忆中,为这个事,我和吴市长还有过讨论。吴市长当时是常务副市长。吴市长说,国务院的棚户区改造资金和省里的配套资金太少了,建议我找中福林满江要五个亿。林满江是咱京州人,从小在京州长大,对京州有感情。五个亿人家愣都没打,从三个矿筹了三个亿,又从京州中福划了两个亿!可现在五个亿没了,据易学习书记初步了解,竟被丁义珍还给京州中福了,这真是滑天下之大稽!同志们,懒政后面有腐败啊!懒政,大家不负责任,四处都是漏洞,怎么能不出问题呢?五个亿丢了,连个责任人都找不到,混账!

  易学习有些按捺不住,举手发言,说是中央领导同志的批示和省委、省政府的要求,是让我们开会分析事故原因,应该请大家把各方面的原因都说一说,比如,这些年来,市委、市政府的城建思路……

  易学习显然做了精心准备,打开笔记本,条理清晰地发言。“九二八事故”损失惨重,社会影响极其恶劣。达康书记着重讲了懒政和懒政造成的腐败,懒政不负责任必然漏洞百出,甚至五个亿丢了都不知道!但是这不是这场灾难的唯一原因,甚至不是主要原因……

  易学习看着笔记本,从三个方面提出了问题:首先,市委、市政府近年来的城建思路是否有需要反思的地方?年复一年的造城运动中是否忽略了老城改造,尤其是棚户区的改造工作?眼里有没有人民群众?心里是否装着人民群众?对这座特大城市的到底上心了没有?与会者们被易学习的发言吸引住了,都盯着易学习看,微微颔首。第二,迎宾大道拓宽工程为什么会出现野蛮施工?是什么原因造成了施工单位的野蛮施工?如果不是野蛮施工挖断了燃气管道,就不会发生爆炸事故,也就不会出现棚户区的这场灾难……

  易学习在一片压抑气氛中,时不时看一看笔记本,继续发言:第三,用人失当,比如:原副市长兼光明区书记丁义珍,据说工作能力很强,但他马屁功夫更深啊,四处宣称是咱们达康书记的化身……

  易学习攻势不减:丁义珍的下场大家都知道,去年我省的反腐风暴就是从此人的外逃拉开的序幕。后来此人在非洲死于非命,让很多秘密成了永远的秘密。我呢,出于自己的工作职责,对丁义珍的晋升史进行了一次解剖式的调查研究,这调查研究的结果令我极为震惊!

  易学习立即否认:哎,达康书记,你别误会,我不是调查你,也无权调查你!你是中共汉东省委常委,调查你得中央授权……

  易学习梗着脖子道:你能不能让我把话说完啊?这是什么会?是“九二八”灾难性事故的分析会,你一言堂的作风也该结束了吧?!

  易学习镇定着,继续发言,还时不时用指节敲着桌子,让李达康觉得这位纪委书记极为张狂,话也说得不无恶毒:丁义珍政治品质恶劣,完全丧失了人应有的信仰,长期以来对组织搞欺骗,却一路绿灯得到了京州市委、市政府的重用。尤其是近六年,丁义珍从郊县的副县长提为县长,三年后调任光明区区委书记,任区委书记不到两年又兼任了副市长,如果没有去年那场反腐风暴,也许就进常委了!

  易学习迎接他的目光,毫不退缩:我想说明京州政治生态的病态!这种病态一直没得到我们这届市委班子的重视!最后,我还是要着重强调一下,我今天对这种不健康的政治生态的批评,并不是为懒政找借口!我完全赞成达康书记的说法:懒政不负责任必然会漏洞百出!

  李达康愣都没打,立即站了起来:那好,同志们,散会!说罢,再不多看易学习和任何与会者一眼,收拾起桌上的会议文件,往公文包里一放,夹着公文包风一般快步走出了会议室,弄得大家目瞪口呆。

  《人民的财产》故事发生在《人民的名义》反腐风暴之后半年,直面企业改革的难题,讲述京州中福集团董事长齐本安面对市场与管理的压力,积极解决企业问题,处理外部关系,将企业带出困境的故事。这是周梅森继小说《人民的名义》热卖200万册以后的全新小说创作,周梅森毫不掩饰对这部小说的偏爱,直言:“这是我一生最想写的长篇小说。”

  作家、编剧,中国作家协会第七、八、九届主席团委员,江苏省作协副主席。著有小说《人民的名义》《中国制造》《国家公诉》《绝对权力》等,出版有《周梅森文集》《周梅森政治小说读本》《周梅森反腐小说精品》等,改编制作电视连续剧《人民的名义》《人间正道》《忠诚》等。曾获全国优秀中篇小说奖、国家图书奖、全国“五个一工程”奖、电视飞天奖、金鹰奖、金鼎奖、澳门国际影视最佳编剧奖、互联网最具影响力影视作品奖、工匠中国影视最佳编剧奖、金数据影视大奖、华语原创小说最受欢迎作品大奖、中国数字阅读大奖等数十种。《人民的名义》《绝对权力》《中国制造》等被翻译成英、法、德、俄、日、韩、阿拉伯等多种语言在海外出版发行。

上一篇:5万吨煤运抵钦州港 助力广西电力保障        下一篇:湿地音乐节美女、泳装、湿身的图片来了大饱眼福

最近更新
 

跑狗图库| 百年图库三怪玄机图最老板| 香港王中王一肖中平特| 开马现场直播| 香港六合彩曾道人救世网| 二四六论坛www308kcon生活幽默| 手机开奖结果现场直播| 十二生肖黑白装饰画| 论坛规律公式一肖中特| 神算子心水论坛|